明隐_今天也在捞信浓

【头像来自楼蓝】

最近开学了比较忙,点文可能会拖一段时间

偶尔会更新段子短文一类的,不怎么会有长篇

文风欢脱+脑洞大过天

APH和刀剑乱舞,主刀舞

画渣+文渣+亚洲人

更新随机掉落

cp洁癖【如果是亲友的可以试着接受】

挖坑狂魔

虽然在文里会有些污污污的片段,但本人其实完全不会开车

刀男:小狐三日║石青║源氏兄弟║清安清║兼堀║烛俱烛║鹤山║一药║压切宗║包莺║长蜂║骨鲶骨║岩今║大太兄弟║细川组║豆谦(小豆和谦信)║贞不动

阴阳师:博晴║狗崽║酒茨║青夜青║连若║双荒(年下)║琴鹿

基三:策藏║唐毒║丐明║花羊花║苍歌║佛秀

全职:正副队组和双叶

农药:酒鱼║邦信║白嬴║亮良

aph:独伊║米英║法加║耀菊║亲子分║普奥║典芬║法贞║丁诺║澳港║苏露║苏威 ║串刺优格║郁金香兄妹

咖喱咪总是可逆不可拆
源氏兄弟也可逆不可拆
然后其他的都不逆不拆
阴阳师基本都不逆不拆

活击婶×花丸婶超好吃的,确定不来吃一口吗乁( ˙ ω˙乁)

—————————

【中秋贺文】月饼到底应该吃什么口味

熊孩子那篇的背景设定

ooc有

段子,多cp

————————————————————————

1.烛俱利的场合(ps:长船俱利,也就是烛俱利的娃设定现在才7岁。)

“父亲......月饼......”长船俱利拿着一个五仁月饼问烛台切,“为什么,月饼是五仁的?”为什么会是五仁这种邪教???月饼不应该是豆沙莲蓉的吗!

烛台切正在准备做月饼要用到的材料,听到儿子的问题后脱口而出:“唉?月饼不应该吃五仁的吗?”(ps:这里的私设光忠是个坚定不移的五仁党。)

“五仁是邪教!”

“我和小俱利都喜欢吃五仁的哦。”(ps:俱利是什么口味都能吃得下的,除了比较奇怪的...例如香葱。)

“才不是!爸爸是除了味道比较奇怪的月饼外什么口味的月饼都能吃得下的!”长船俱利把手里的月饼放到一旁的桌子上,双手叉腰,“哼!五仁就是邪教!”然后对着烛台切做了个鬼脸,傲娇的别过头,就是不看烛台切。(其实这熊孩子想踢光忠膝盖emm,就是...身高咳咳)

唉...比小俱利还傲娇啊。光忠无奈笑,然后直接把自家可爱的儿子抱起来放到肩膀上。(ps:身高145)

“好啦,今晚做豆沙馅的月饼给你吃,好不好?”傲娇的时候和小俱利一样很可爱啊~

“...真的?”

“真的~”

长船俱利直接从烛台切的肩膀上跳了下来,“那么,叫上爸爸一起去超市买材料吧!”

刚跑出门的长船俱利像是发现了什么,往后一看——不知何时站在门旁的俱利伽罗正眼含笑意的看着他。

“爸爸!”小长船直接扑到俱利怀里,一双金眸扑闪扑闪的看着他,“呐呐,爸爸我们一起去吧!”

在门口的烛台切也解下围裙,走过去把长船俱利抱起来放到肩膀上,“走吧小俱利~”说着亲了一口想要抱小长船的俱利。

长船俱利:唔...爸爸脸红了~

2.石青的场合

在父亲们房间里的三条青次(小青江)和三条江次(小石切)正在讨论今晚吃什么口味的月饼。

最终,他俩意见一致——只要能吃就行。

不过...他俩的父亲却在这个问题上...起了争执。

青江执意拒绝甜口味的月饼,而石切丸则是拒绝咸口味的。

“咸的月饼就是罪恶,应该清除。”石切丸一脸正气凛然(?或者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说。

“不要,去年连着吃了一个星期的豆沙莲蓉巧克力抹茶等甜味月饼,今年就应该换一下口味,试试咸的。”青江手里拿着一盒鲜肉月饼,表示拒绝甜味月饼。

在一旁围观的两小孩听着父亲们像是小孩子一般的争吵都快睡着了。

——真是的,两种口味都吃不就好啦。

最后两孩子还免费的吃了一碗狗粮——石切丸为了安抚爱人而亲了一下自家爱人的脸颊,轻声哄着。

两孩子:果然又是狗粮。(对方拒绝了你的狗粮并踢翻了你的狗碗.jpg)

3.小狐三日的场合

爸爸们对月饼的口味都不怎么挑剔呢。

三日狐偷偷的在楼梯转角处暗中观察着客厅的父亲们互相喂食油豆腐。

不过...父亲去年想做月饼给爸爸,结果...最后还是做了油豆腐,勉强当做是月饼了。

“?!”又来了......嘴对嘴的喂食就这么好玩吗!

三日狐默默的上楼回房间了。

客厅里正在互相喂食的两位老人家停了下来,笑着看向原本三日狐站着的位置。

“还没有习惯吗~”三日月轻笑,“啊啊,这样好像对小孩子不太好?”虽然小三日并不是真正的小孩子。

“没事,他迟早会习惯的。”小狐丸埋进三日月的颈窝,在三日月后颈处留下了充满了占有欲的咬痕。“中秋快乐。”在他耳边轻声说道。

“嗯,中秋快乐。”

之后小狐丸就抱着自己的月亮回房间享用了“三日月口味的月饼”一个晚上。

4.清安的场合

(中秋的前一天)

安定是个不折不扣的咸党,清光是个不折不扣的甜党。

每当中秋节到来......一年一度的甜咸之争也会来临。

冲田清安(儿子)淡定的在一旁看着父亲们的不知道第几次的争吵。早就习以为常的他只是默默的拿出手机把两人争吵的画面录下来。【然后发给冲田总司,嗯对,之后会开坑写这个。】

——今天的爸爸们依旧这么和谐。

然后两人便赌气的一个回房间一个回书房。

冲田清安:像是小孩子一样...唉...发给冲田先生吧。反正明天又会莫名其妙的好起来。

最后小清安还是出门去了一趟超市,把甜咸口味的月饼各买了一盒。

——唉......

5.鹤山的场合

在鹤山家里,每年的月饼口味都不同。

有时候是芥末红薯味,有时候是辣椒巧克力味,有时候是榴莲味等各种奇奇怪怪的口味......

由于他们是付丧神,就算是拥有了人类的身体,但内在依旧不是真正的人类,所以怎么吃都不会伤害到身体。鹤丸国永总是做出各种奇怪味道的月饼给山姥切和鹤山国广。

“哇啊!好辣!”和山姥切一模一样的小付丧神吐着发麻的舌头,跑到厨房的冰箱前打开冰箱门拿出了一盒雪糕解辣。

待嘴里麻辣的感觉消退了,小鹤山才开口说:“这次是朝天椒炒肉吗?”感觉...是浓缩辣椒酱啊,好辣呜......难怪饼皮这么厚。

还没吃的山姥切默默的放下了手里的月饼,把装着月饼的盘子推开。

“嘿,吓到了吧~?”鹤丸端着另外一盘不知道什么口味的月饼出来,笑眯眯的问,“要不要再来一块这个?保证不辣哦。”嗯,不辣,只是酸。

山姥切and小鹤山:“丑拒。”

6.包莺的场合

白痴父亲打算给爸爸做月饼,爸爸喜欢抹茶,但...白痴父亲做的是鲜肉嗯......

古备莺表示他只喜欢喝茶看戏(看笨蛋父亲笨手笨脚的样子),提示一下大包平?不存在的。

最后...古备莺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放下茶杯撸起袖子围上围裙便过去帮大包平做馅料。

“父亲,你是笨蛋吗?不知道爸爸喜欢抹茶的?”说着从橱柜里拿出做冰皮抹茶月饼的材料摆放到桌上,“现在,立刻准备做饼皮,我做馅料!”

大包平没有反驳,认真的用手机查着资料。

古备莺:好认真啊这次......嘛,就帮一下好了。

最后做出来的成品卖相还是不错的——在古备莺和大包平看来。

莺丸吃了以后笑着夸赞了两人做的很棒。

emm,之后......古备莺就回房间了,因为接下来是少儿不宜的时间。

茶莺味的月饼,很美味哦~

7.压切宗的场合

“爸爸,过几天就是中秋了,父亲打算做月饼,你有什么喜欢的口味吗?”国重左文字扯了扯宗三的衣角,问。

“嗯?月饼啊......”宗三沉思了一会,发现自己对于月饼的口味并没有什么不能接受的,“怎么样都可以哦。”揉了揉儿子柔软的粉色短发,“国重有什么想吃的吗?”

国重认真的想了想,“父亲做吃什么我就吃什么。不管是月饼还是其他的食物。”

宗三和长谷部都不是挑食的,小国重也是。

综上所述,他们家不存在什么挑食的甜咸之争。

【emm,宗三和长谷部的夜晚......应该温柔吧,自行脑补?】

8.一药的场合

说到月饼,小一药最喜欢的就是草莓月饼和葡萄月饼了。因为父亲和爸爸,一个是草莓一个是葡萄~

他们家也是不存在什么甜咸之争的,月饼看到新口味会买些试试,不管是咸是甜。

。。。

好吧其实都是假的......他们家完全不喜欢咸味的月饼。

一期很喜欢甜食,药研虽不怎么喜欢甜食,但如果是陪着一期的话他绝对不会拒绝。

今天中秋节,小一药决定和爸爸亲手做月饼送给一期。

两人对材料要求的精准度简直可怕,如果有人能看到的话一定会觉得他们其实是在研究什么奇怪的药剂,而不是做月饼。(毕竟做月饼没人会用到试管

最后做出来了一个十分...完美的草莓月饼。(只有完美能形容嗯...)

一期:啊...辛苦了呢(宠溺的无奈笑)

夜晚......属于一期的,葡萄味月饼√

9.兼堀的场合

“父亲和爸爸......甜咸之争是不存在的,对于我家来说。”看着群里的小伙伴们吐槽着爸爸们的甜咸之争的兼堀国广打字回复。

清安:也是,毕竟堀川叔叔......兼厨第一

长船:可以,脑补一下?

脑补......

(卧室床上)

堀川:卡内桑,月饼应该吃甜的哦。

兼定:国广我不想吃甜的......(怕趴在堀川腿上)

堀川:额......(脸红)

兼定:我也不想吃咸的。(慢慢的解下了堀川的皮带)

堀川:唔......那,卡内桑想要吃什么口味的?

兼定:堀川口味的。(直接开始扒衣服)

打住!卧槽我是怎么脑补到这么奇怪的东西的?!

就在小兼堀反省自己的同时,隔壁爸爸们的房间......春光无限,激情四射,满园春色。(哪里不对)

——————————————————————————

赶出来的【质量emm】...明天还有下半篇...吧

评论(9)
热度(146)

© 明隐_今天也在捞信浓 | Powered by LOFTER